点击关闭

疫情歌曲-这首《姐妹兄弟》会是一首国际化的歌曲

  • 时间:

【新型冠状病毒】

作曲照顧患癌母親之餘譜就新作《姐妹兄弟》由國家大劇院駐院作曲家蔡東真擔任作曲。接到創作任務的時候,蔡東真正在趕往韓國的途中,他的母親剛剛查出癌症,需要做手術,他本打算去陪護,所以並沒有攜帶電腦和樂器這類創作工具。一邊是常年生活在韓國、需要人照顧的母親,一邊是等待他的創作任務。蔡東真絲毫沒有耽誤,下了火車之後他先去看了母親,然後自費買了設備,在醫院旁邊臨時找了住處進行創作。

出海韓國歌手加入演唱蔡東真在韓國有很多朋友。得知消息後,他們想通過韓國的視角對中國給予支持。於是,蔡東真就在韓國又錄製了一版,由韓劇《太陽的後裔》中的男配角晉久演唱並創作了韓文歌詞。

朱鶴表示,“這首《姐妹兄弟》會是一首國際化的歌曲。中國歌唱家唱完A段,其他國家歌手用自己國家語言演唱B段,在副歌的時候他們用中文一起來演繹。”

做完這首歌之後,韓國疫情已經開始蔓延,韓國藝人們也在找能給韓國人鼓勁加油的曲子。聽到大劇院版的《姐妹兄弟》後,他們非常喜歡。

朱鶴介紹說:“有韓國的朋友學完了整首歌的中文,於上周錄完,本周製作,所以大家馬上就能聽到中韓版的《姐妹兄弟》。”

“我們是姐妹兄弟,危難時不離不棄……大江它滾滾東去,黃鶴樓還依然聳立,待春風晴空萬里,今天會鑲進歷史的記憶。”由國家大劇院出品,韓劍光作詞、蔡東真作曲,國家大劇院歌劇演員隊、合唱團、管弦樂團等十餘位藝術家傾情演繹的《姐妹兄弟》唱出了人們的心聲,感動了聽眾。短短兩周時間創作出的這首歌曲,凝聚了所有創作人員的集體努力,而隨著韓國歌手加入演唱的中韓版《姐妹兄弟》製作完成,這首歌也將成為一首國際化的歌曲。

編者按:新冠疫情暴發後,北京市文藝工作者創作了一批謳歌各條戰線抗擊疫情英雄事跡和先進代表的文藝作品。這些作品,凝聚社會共識,鼓舞民心士氣,為打贏防疫戰傳遞正能量。

更名從《兄弟》到《姐妹兄弟》《姐妹兄弟》最早起名為《兄弟》,國家大劇院劇目部副部長朱鶴向北京青年報記者介紹說:“這首歌源於詞作者韓劍光的一首詩,這首詩把武漢的地方特征、人文特征用詩意的方式進行創造。不是針對某一個具象的群體歌頌,體現的更多的是一種力量,是武漢英雄城市的氣魄。這首歌曲是疫情進入到第二個14天的封閉階段創作的。這期間,我們看到了各行各業姐妹兄弟凝聚的力量,於是我們把《兄弟》改名為《姐妹兄弟》。歌曲MV中不僅出現了醫務工作者,還有快遞小哥、武警戰士、空軍、海軍等各行各業的工作人員。他們都是姐妹兄弟的符號,歌曲體現的是中國人的群體感召力,想表達的是人民與人民的對話。”

“我們的音樂可能不是最美的,但我們的聲音是有溫度的。希望這溫度能傳遞到每一位中國人、世界上每一個與疫情搏鬥著的人們……願他們早日康復,願一切安好。”蔡東真稱。(文/倫兵 田婉婷 統籌/劉江華)

演奏用音樂為家鄉武漢祈福為了能讓聽眾感受到更豐厚的創作感覺,國家大劇院動用了歌劇演員隊、合唱團、管弦樂團三支隊伍融入到這一個作品中。擔任大提琴演奏的是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大提琴演奏家尹龍,他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因為疫情影響,這次他並沒有回家過年,但是他的父母都在武漢。尹龍在錄製中滿懷感激與祝福:“雖然我沒有在家鄉,但心一直和我的家鄉在一起。我希望用我們的音樂給他們加油鼓勁,願所有逆行的人們平安,願所有駐足家中的人健康。大家齊心,這段特殊的時光就會很快過去。”

“我對這首歌曲有著天然的喜愛,其實當時並沒有太多去關註歌詞,看到《姐妹兄弟》這個名字就很喜歡。”蔡東真告訴記者,第一遍曲子譜就之後,覺得歌詞的風格更偏民歌的寫法,而曲子做得比較通俗化。於是,為了能與歌詞的風格相吻合,他連續兩三天沒怎麼合眼,創作了新版曲子,並做了配器。

蔡東真表示:“音樂傳遞的不僅僅是旋律,更是一種能量,‘愛’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