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心小方-工作人员主动联系小侯“父亲”户籍地派出所

  • 时间:

【NBA官方声明】

回歸家庭是保護孩子最好的方式,秉承兒童利益最大化的觀念,未保中心工作人員決定在辦理接收手續的同時,提前聯繫其他具有條件的監護人。

“您好,這裡是困境兒童救助保護熱線,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一根電話線,連接著由於自身和家庭原因而陷入困境的孩子,也連接著來自政府、學校、社區、專業機構等幫助他們走出困境的關心和幫助。

工作人員將聯繫結果告知辦案民警,詢問是否能委托小侯祖父母進行監護,辦案民警表示由於小侯父母未進行登記結婚,小侯與“父親”在法律上並無親子關係,需要提取DNA進行親子鑒定。辦案民警對小侯和父親進行親子鑒定,結果顯示兩人屬親子關係。辦案民警遂與小侯姑姑說明情況,指導其到派出所辦理認領,小侯成功回到了家人的懷抱。

6月6日下午,因小方僅4周歲,為提供更好的照料環境,在簽訂委托監護協議後,未保中心按規定將她交廣州市福利院代為照料,並由市福利院簽訂代養協議。

廣州市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下稱“未保中心”)運營的困境兒童24小時救助保護熱線(020-32687666)自今年5月24日開通以來已陸續接到160多個來電,接聽報告困境兒童個案來電66個,接聽報告流浪兒童個案來電31個,成功處理個案52例,解答咨詢政策及業務38例。

尋親千里脫困境約3歲的小侯,沒有戶籍,母親(廣東籍)因涉嫌販毒被拘留,父親(山東籍)正在監獄服刑,在廣州沒有其他親屬。2019年6月14日,24小時救助保護熱線接到辦案公安機關的來電,對方希望委托未保中心對該童進行臨時監護。

根據辦案公安機關提供的相關資料,工作人員馬上聯繫其母親戶籍所在地派出所,確認是否有其他有能力撫養的親屬,對方回電告知,其母親及親屬所在地已經人去樓空。孩子母親這邊的線索斷了,工作人員並沒有放棄,繼續翻查經辦警方提供的關於孩子的資料,一張不起眼的“出生證申請表”吸引了工作人員的目光,這張申請表上有疑似該童父親的戶籍地址。

全力打造一站式服務窗口像小侯、小方通過24小時救助保護熱線脫困的孩子不在少數。一條熱線的背後,除了有未保中心提供臨時照料服務的支撐,還有政府和社會各界力量的支持。

6月6日早上,未保中心安排工作人員到現場甄別,確認該童是否符合委托監護條件。據親子鑒定報告顯示,小方與“被執行強制措施人員”許某系母女關係。據公安機關提供的信息,其母為湖南嶽陽人,未婚,在老家有一哥哥,聯繫時其不同意監護小方。

臨時照料期間,一方面,未保中心定期聯繫福利院瞭解該童情況,又安排工作人員到現場進行探望。另一方面,為保護孩子長期的合法權益,積極聯繫、勸說其舅舅替代監護,並協助地方民政為小方辦理入戶等事宜。2019年7月8日,小方由工作人員護送至岳陽市救助管理站,當天下午由舅舅、舅媽認領出站。

廣州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聯動各方力量,為符合資格的困境兒童及其監護人申請政策保障,為有需要的孩子輸送法律咨詢、心理輔導、監護指導等專業服務,為遭受監護侵害的孩子維護合法權益是設立困境兒童救助熱線初衷和使命。未來,廣州市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將繼續秉承“兒童利益最大化”原則,持續推動線上、線下服務的有機結合,依托未成年人救助保護綜合服務項目、專家委員會和區、鎮(街)、村(居)未保專乾的力量,鏈接更多社會資源,提供優質社會服務,全力打造“響應迅速、保障到位”的一站式服務窗口,積極營造全社會共同守護困境未成年人的良好局面。(記者 秦松 通訊員 周婭婕 廖培金)

經評估,小方確處於無人監護狀態,符合委托監護條件。為解除小方當前困境,工作人員遂指導派出所民警,聯繫許某提供同意委托臨時監護書面意見,安排小方進行體檢,確認無危重病、傳染病,填寫《廣州市困境兒童臨時照料登記表》,交有關部門審批。

工作人員主動聯繫小侯“父親”戶籍地派出所,請求核實小侯“父親”家庭信息並提供聯繫方式。工作人員隨後成功與小侯“姑姑”取得聯繫,說明孩子情況,徵詢處理意見,其表示如能證實小侯與“父親”的親子關係,則願意到廣州認領孩子。

遠送百裡終歸鄉約4歲的小方,生父情況不明,沒有戶籍,生母因涉嫌販毒被刑事拘留,在廣州無其他親屬。2019年6月5日下午,辦案公安機關致電24小時救助保護熱線,報告困境女童小方個案,希望委托未保中心進行臨時監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