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工程支付-设备企业与安装企业还曾向武清区发改委出具承诺函

  • 时间:

【说实话遭索赔46万】

支付遭遇“濃重陰霾”整個工程於2018年11月全部完成,且在工程進展中形成的“一戶一檔”資料原件,也已經交給武清區發改委檔案室存檔。“一戶一檔”的內容,包含住戶、社區、村委會負責人、施工單位、監理單位、建設單位六方的確認簽字材料。

武清區招標公示後,格力、海信、日立、海爾等企業隨即組織力量,開始實施:3匹、5匹、6匹的空氣源熱泵採暖設備運送來,組織工程隊入戶安裝、調試。

治霾行動果斷,成績可見,且在不斷穩固、提升,但相關支付卻陷入遲緩,前景模糊。

同樣,該承諾函還特別強調,價款糾紛等均不得影響供貨、安裝。“這個承諾函,實際是保證整個工程進度的,為的是迅速、保質保量地完成目標。而且實施過程中,也確實是按計劃完成的。”

此外,施工之初,各企業曾向政府交納2000萬元保證金,按照協議,在設備運行沒有問題的情況下,要逐年退還部分保證金。“這個保證金確實是逐年在給我們退還,這也從側面證明咱們工程、設備都沒問題。”

按照招標文件,這一目標是“2016年12月31日前完成3.1萬戶的安裝調試;其餘2017年10月30日前完成安裝調試。”各企業表示,在他們各自目標中,均已完美達成。“這也是我們有的企業被政府評為優秀施工方的重要原因。”

記者核實,當地還曾在各個村進行張榜公示,要求住戶對所安裝設備的問題進行提交。各企業在接受採訪時稱,這種公開徵集,也未見任何能夠構成違約的問題出現。“按照約定,我們要對設備保修5年,但是要以驗收後開始算起,現在不驗收,那麼這個5年就要不斷被延長了。”

2019年8月27日,北京市生態環境局發佈信息,北京7月PM2.5平均濃度為37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5.9%,創歷史同期新低。這也是自5月以來,北京連續第三個月PM2.5新低。

“按照之後簽訂的協議,工程一邊推進,一邊由住戶、街道辦、安裝方等多方簽字確認,政府一邊支付設備款和工程款。所以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是沒有可爭議的地方的。”中標企業稱。

“這個成績,是有我們一份力量的,當然驕傲。但如果能拿到欠款,我們的同事就不會被停職,被罰工資、獎金。”相關企業負責人稱。武清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稱,當地“煤改電”項目推進迅速,但欠款情形也確實存在,正在與各方積極溝通,也希望得到更高層面的支持。

也因此,環京津冀地區開始大面積更替供暖,從城市到廣闊農村,以天然氣、電取代其他燃料,成為必然。這是一場涉及上億人的“燃料革命”,從電路架設、管道鋪設,到設備安裝、測試,一個系統化的大工程開啟。

名企治霾大會戰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11月,天津武清區發佈中標公告,格力、海信、日立、海爾等十家知名企業成為當地採暖“煤改電”設備供應、安裝企業,採購方為武清區發改委。

8月22日,在最新一次溝通中,武清區發改委稱,希望企業能夠同意在3~5年內實現支付。但對於是否給予相應利息等,並未明確表態。“對於有的施工企業,3~5年這個財務成本足夠讓企業破產的,但現在似乎沒辦法。”企業稱。

近日,格力、海信、日立、海爾等十家知名企業向《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透露,其在完成天津武清區採暖“煤改電”項目後,遭遇設備款、工程款拖欠。而武清區發改委則表示,暫時計劃在3~5年付清餘款。已知欠款總金額約為13億元。

從成績來看,這次治霾大會戰顯然是成功的。而相比於其他地方,天津武清區採取政府全包的方式,減輕了群眾負擔,也加速了工程推進。在相關招投標文書中,也特別註明,該工程資金為政府支付,並有“已落實”字樣。項目規模則為“約10.9萬戶”。

不過,幾乎一致的是,武清區發改委也曾向企業出函,確認過安裝數量等。幾次溝通中,武清區發改委稱,由於治霾工程巨大,目前欠債總量不止13億元,所以支付存在實際困難。

依照協議,武清區發改委作為甲方下達安裝目標,格力、海信、日立、海爾等中標企業則要立即供貨並與安裝方一起,按時實現安裝目標。40多頁的相關協議里,完整、細緻覆蓋了整個工程推進的方方面面。

記者註意到,按照協議,該工程也規定有驗收環節。十家企業中,有的已經拿到了驗收手續,但有的並沒有進行。“是這樣,‘一戶一檔’實際就是一種實質驗收,而且大多數群眾已經用了兩個供暖季了。”企業方面的人士稱,政府方面確實也未提及過驗收的事情。

這是一場2016年冬天開啟的大型治霾工程,涉及幾十萬人的取暖問題,更事關環京津冀上億人的健康。高效、安全的推進過程,曾讓品牌企業獲得嘉獎,但當前的支付問題卻令人尷尬。

“有的地方,因為電網線路未到,需要等一下,也需要我們支援。所以工人最多的時候,光我們一個品牌就有上千人。”有企業稱,整個推進過程中,群眾對項目的接受度很高,這與當時武清對治理霧霾的宣傳有關,也與政府包支付有關。

“這個回函是2018年才給我們企業的,我們是沒法向自己公司、總部交差的。”有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自己因此遭到處罰,工資、獎金都被暫停,更有相關負責人被停職。“我們給整治霧霾做了貢獻,但不能是這個結果吧?”

這也是支付的重要依據。但實際上,進入2017年10月,各品牌便遭遇支付難題——武清區指定的支付平臺——天津新家園投資有限公司,不再對剩餘款項進行支付。

誰為霧霾買單:格力、海信等十家名企被拖欠設備款、工程款

在那之前,治霾已經從企業目標,迅速向“民間”推進。專家直指,環京津冀地區大量的自採暖行為,是霧霾重要成因之一。媒體曝光,人們依靠標準不一的煤炭做飯、取暖,甚至燃料是畜糞、秸稈、樹枝等,千家萬戶的排放下,污染問題嚴峻。

幾家企業陸續向武清區發改委致函問詢。得到的答覆為:“一直在積極協調、推進,對貴公司造成的不便敬請諒解,也請貴公司耐心等待。”有企業表示,直到幾家企業聚在一起,才發現除了抬頭的企業名稱外,這些回函內容完全一致,只有三行,並未解釋拖欠的原因。

據瞭解,企業與武清區發改委曾有過幾次溝通,雙方在商談過程中,也並未提及驗收,且對具體拖欠金額也未有爭議。不過,記者瞭解到,各個企業被拖欠的金額、比例均不相同,有的支付已高達9成,有的剛剛過半。拖欠金額則有1000多萬的,也有好幾個億的。

為確保進度,設備企業與安裝企業還曾向武清區發改委出具承諾函,其中標明安裝數量,並寫明“內部之間的任何一筆費用因為分配產生糾紛,乙、丙雙方自行協議解決,與甲方無關。”乙、丙方即指設備方和安裝方,甲方則是武清區發改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