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储蓄全球-2018年约有88%的全球寿险保费属于储蓄类业务

  • 时间:

【快递业黑名单制度】

我們將壽險業務劃分成儲蓄類和(生物計量)風險類。

按非壽險(車險)和壽險(儲蓄)行業的兩大險種來看,保險業總體面臨兩個主要薄弱環節:

我們預測,到2029年,中國將占全球保費的20%,併在本世紀30年代中期前成為世界最大保險市場。

(1) 在發達市場,非壽險保費增長率繼續貼近宏觀經濟增長軌跡。然而,壽險業保費增長率卻落後。在可預見的未來,利率將保持低迷。這意味著,在當前監管條件下,保證利率的傳統壽險儲蓄產品將依然乏人問津。但是,如果利率開始上升,監管隨之轉變,保險公司推出更吸引客戶的創新儲蓄產品,上述情況可能改變;

中國占全球保險市場的份額從1980年的0%上升至2018年的11%,10年後預計將達到20%,幾乎相當於整個歐非中東發達市場的份額。我們預測,到2029年,整個亞太地區的保險市場將占全球保費的42%。2018年,中國的保費收入總額達到5750億美元,鞏固了全球第二大保險市場的地位。目前,中國市場規模仍不到美國市場(1.469萬億美元)的40%,也小於歐洲三大市場的總和(英國、德國、法國:8360億美元)。上述差距只是說明中國的趕超潛力,我們預期中國將很快實現趕超。根據我們的預測,到2022年,中國保險市場規模將超過上述三個市場,並有望在本世紀30年代中期超過美國而成為世界最大的保險市場。

三:宏觀經濟背景圖2018年,全球經濟環境依然有利於保險公司,GDP增長率僅略低於上一年。我們預測,2020年的全球經濟增長率將下滑至 2.8%左右,發達市場增長放緩,新興市場增長率上升。發達市場的就業和工資仍然穩固增長,這將繼續利好保險需求,而貿易增長放緩將不利於相關險種業務。至少未來兩年,保險公司將繼續面臨低利率環境。

車險的保費會一直減少,並且……壽險業需求不足,而低利率和監管會削弱儲蓄類產品的銷售。

未來兩年,新興市場保費將回升,中國將重新成為增長引擎。然而,中國的保險公司確實面臨某些短期挑戰,因為競爭會加劇,而推廣保障產品的措施及啟動可遞延繳稅的養老保險要經過一段時間後才能顯現效果。在其他地區,有利的政策,譬如稅收優惠(如阿根廷)及部分亞洲市場推行的金融普惠計劃料將利好壽險需求。經濟增長勢頭、有利的人口結構和收入增加也同樣如此。在許多新興市場,低利率正促使保險公司將業務重點從儲蓄型產品轉向保障產品。

在壽險業,我們將保費劃分成儲蓄保費與風險保費(即生物計量風險 9)。風險保費不含意外與健康險(本期sigma 將其歸入非壽險)。如此劃分後,2018年約有88%的全球壽險保費屬於儲蓄類業務。只有小部分業務涉及生物計量風險(3300億美元)。

新興市場保費增長率將繼續超過發達市場。

全球保險業重心繼續向亞洲轉移。圖 5顯示保費實際增長率,使用7年平均值進行平滑,表明先前數年的趨勢繼續影響如今的全球保險業:

如需獲取完整版報告內容,請在後臺回覆“保險業”)

本期sigma 統一對險種進行劃分,以便於地區間比較。這意味著,意外與健康險歸入非壽險,不管是否由壽險、非壽險或綜合保險公司承保(參見“方法”章節)。按照上述歸類法,在非壽險業中,2018年車險、意外與健康險分別貢獻全球非壽險保費的三分之一,隨後是財產險。在新興市場當中,車險的比例顯然高得多(約占非壽險的44%)。財產險和責任險也是大險種,而特種險規模要小得多。“其他”類別規模龐大,因為發達和新興市場的國家統計數字往往不詳細說明保費歸屬,很難歸類。

根據瑞再研究院最新 sigma報告,全球保費首次超過 5 萬億美元,保險業務重心持續東移,而中國將成為東移上的“中心點”。

這種細分揭示出保險業面臨的兩個主要薄弱環節:

我們預測,未來兩年,中國將貢獻將近一半的全球壽險保費增長(1.4個百分點) 。這是美國和加拿大貢獻的兩倍以上(0.6個百分點)。新興亞洲市場(中國除外)將貢獻0.4個百分點,發達亞洲市場貢獻0.3個百分點。

中國將成為2019/20年壽險業增長的主力軍。在低利率環境中,傳統儲蓄業務將繼續舉步維艱。

(2) 新興市場的保費增速繼續超過經濟增長率,即使2018年拉丁美洲、非洲和中國等部分市場的壽險業可能會面臨挑戰(參見地區章節,瞭解更多背景信息)。

我們摘取了《世界保險業:重心持續東移》報告中的幾個供大家一覽:(

未來前景比較光明。我們預測2019/20年全球壽險保費增長率將提速, 增速遠高於過去10年的年均水平。新興市場,特別是中國壽險業恢復增長是主因。發達市場的壽險保費將緩慢增長,但也超過歷史平均。就保費增長率而言,美國和加拿大的表現將好於其他發達市場。按險種來看,由於低利率緣故,傳統儲蓄業務依然對投保人缺乏吸引力,發達市場尤其如此。雖然身故保障缺口帶來重大增長機會,但身故風險產品提供的保費金額遠低於儲蓄保單。

我們認為,今明兩年中國的壽險保費增長率將回升(2019-20年間的平均增長率約為11%),而非壽險市場隨經濟增長放緩而減速(2019-20年間增長9%,低於2018年12%的增速)。壽險和非壽險的保費增長率都將顯著高於經濟增速,保險深度將繼續上升。拉丁美洲、中東和非洲其他新興市場的經濟複蘇會改善保險市場。與此同時,發達市場當中,傳統儲蓄業務的衰落將制約壽險增長,而經濟放緩的大環境將同時抑制壽險和非壽險業增長。這料將推動行業重心繼續從發達市場向新興市場(尤其是亞洲)轉移。

壽險方面,由於低利率及採用基於風險的償付能力框架,主流儲蓄業務承壓,尤其是附帶固定保證的傳統壽險儲蓄產品。例如,過去10年來,發達歐洲市場的壽險保費每年減少約1.1%。我們預計,人口老齡化和公共養老金減少將刺激對私人養老儲備的需求(如壽險公司提供的養老儲備),但壽險公司必須通過創新,提供有吸引力的產品才能滿足上述需求。在許多市場,壽險公司目前正更多聚焦於身故險產品,但該險種的潛在保費金額無法取代儲蓄業務提供的保費。縮小身故保障缺口有助於彌補傳統儲蓄業務下滑,但據瑞再研究院估計,該險種的潛在保費約為2700億美元,僅占2018年儲蓄業務的10%多一些。

非壽險方面,未來數十年中,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的創新及逐步採用自動駕駛汽車有可能減少車險保費,因為新技術有望降低事故的頻率和嚴重程度,從而減少索賠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