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堡垒故事-《上海堡垒》的特效和《霹雳贝贝》比

  • 时间:

【萧亚轩告白粉丝】

就像一位網友說的,“原本以為《流浪地球》是中國科幻元年的起點,但2019年剛過一半,《上海堡壘》就給科幻元年提前畫上終點了。”記者宋贇

《上海堡壘》的特效和《霹靂貝貝》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之所以遭遇差評,是它沒拍成《獨立日》,而是拍成了《獨立日2》。

可是,滕導如此精雕細琢的《上海堡壘》,還是被網友“噴”得體無完膚,故事被罵漏洞太多,節奏被罵太慢,鹿晗被罵演技不行……

《上海堡壘》講的是和外星人的大戰,和1996年的《獨立日》非常相似。《獨立日》是當年非常成功的科幻大片,但2016年的《獨立日2》並沒有延續前作的成功,雖然特效更好,場面更大,可惜故事沒講好,票房口碑都輸了。

積極探索電影技術固然重要,但講個好故事顯然更重要。特效音樂再花心思,可講不好故事,無異於買櫝還珠。

和《哪吒》的熱火朝天相比,《上海堡壘》只能用“慘淡”兩個字來形容。這部電影根據江南同名小說改編,號稱第一次將科幻與戰爭結合、第一次呈現與外星文明的正面對抗、第一次讓未來戰爭發生在中國上海的國產科幻大片,上映第二天就票房暴跌,加起來不到1億,還遭遇了一邊倒的差評。

就算作為一部愛情片,也是不合格的。有網友說,“要說科幻片,它基本上把中國科幻能犯的錯誤都集齊了,要說愛情片,它倒是有連七夕檔都不敢上的自知之明。”豆瓣網友的評分也能說明問題,《上海堡壘》只好於2%的科幻片、0%的愛情片。

特效固然重要,但講好故事才能吸引觀眾

說白了,技術永遠是為故事而服務。好的技術是為了讓觀眾更好地沉浸於電影之中。但如果故事本身就讓人出戲,再好的特效又有什麼用呢?畢竟我們早已經不是二十年前的觀眾了,《復仇者聯盟》都看到了第四部,《星球大戰》都拍到了第九部。

憑《失戀33天》闖入“億元導演俱樂部”的滕華濤,也不可謂不用心,從籌備到拍攝、再到後期製作,《上海堡壘》劇組歷時六年。為了將江南筆下的文字想象變為影像現實,全片更是用了1600個特效鏡頭,占據總鏡頭數的90%。

周末如果想帶小孩子進電影院,還有一部《憤怒的小鳥2》在本周點映。這部電影根據同名手游改編,前作於2016年在國內上映時,一口氣拿下了5億票房。續作除了一眾毛茸茸的萌鳥之外,故事也進行了更新。之前,豬鳥之間一直是敵對關係,而這一部繞出了游戲原本的局限。讓他們大膽化敵為友了,小鳥不再那麼憤怒了,卻更有趣了。北美著名影評網站“爛番茄”給這部電影打出了83%的新鮮度(專業好評率)。

歷時六年,反覆打磨,結果還是被噴了

除了《上海堡壘》之外,本周還有一部新片《使徒行者2》,由第一部的原班人馬打造,張家輝、古天樂、吳鎮宇三個演技派再度重組,導演也是當年電視劇版的導演文偉鴻。

網友的評論非常“狠”,最有代表性的評價是“劇情毫無邏輯、表演生硬尷尬”。很多人都說,抱著去看科幻大片的心態進的電影院,結果看了一部愛情片。

《哪吒》破33億,幹掉了沈騰和徐崢

外星母艦為什麼長這樣,外星人的進攻模式是什麼,人類的防守模式是什麼……帶著這些問題,滕導在籌備階段不斷地與團隊開會,反覆地打磨修改。也因為沒有國內電影經驗可以借鑒,滕導坦言:“花了三年多時間,才算把概念這一課基本入門。”而等到正式拍攝時,每個演員還拿到了一份說明書,上面記錄了每一個場景的說明和每一件道具的用法。a

今日排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烈火英雄使徒行者2上海堡壘紅星照耀中國冰雪女王4銀河補習班鼠膽英雄賽爾號大電影7

票房失利和口碑不佳有關。上映兩天,《上海堡壘》在豆瓣的評分已經跌至3.4分(滿分10分),58.8%的網友打了一星。

《使徒行者2》代表著香港電影目前的狀態,今年上映的《追龍2》《掃毒2》,都是警匪片,也都是續集,質量也都不錯,但總是少了一些經典港片的氣質。

上映16天之後,國產動畫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繼續穩坐單日票房榜冠軍,總票房更是突破了33億,連續超越沈騰主演的《西虹市首富》(25.4億)、好萊塢大片《速度與激情8》(26.7億)、徐崢主演的《我不是藥神》(31億),位列國內影史票房第七,距離周星馳導演的《美人魚》(33.92億)僅一步之遙。

《上海堡壘》周五正式上映,當天票房超過7000萬,不過到了周六,單日票房就降至2000萬,算下來,一下就暴跌了七成。對於一部重點新片來說,這種情況極為罕見。

最典型的就是邁克爾·貝的《變形金剛》系列了,第一部非常成功,但從第二部開始,就一步步淪為了純粹的爆炸大片,到了《變形金剛5》更是惡評如潮,除了狂轟濫炸,看完電影根本記不起發生了什麼故事。

因為颱風的原因,原本昨天要來杭州宣傳《上海堡壘》的舒淇,最終沒有成行。不過,舒淇來不來宣傳,這部電影都撲街了。

事實也證明,從《大聖歸來》到《哪吒》,從《瘋狂外星人》到《流浪地球》,中國的電腦特效或許還趕不上好萊塢,但早已不是當年的“五毛”黨了。

警匪片一直以來都是香港影視劇的主要題材,從早期以肉搏、槍戰、追車為主的《英雄本色》,到正邪對立、鬥智鬥勇的《暗戰》,再到正邪互換的《無間道》系列,每一次港片的成功突圍,都建立在對故事的創新上。港劇《使徒行者》當年一炮而紅,除了角色個性鮮明,就在於故事創意本身,讓一部普通的卧底警匪劇,變成了一個讓觀眾找卧底的游戲。但如果《使徒行者2》還是沉湎於找卧底的游戲,止步不前,無疑又會過時了。

除了《上海堡壘》本周還有《使徒行者2》

按照目前的情況,《哪吒》票房不僅將超過《美人魚》,很快還會超過王寶強主演的《唐人街探案2》(33.97億),進入內地影史票房前五。按照貓眼專業版的預測,《哪吒》最終票房可能高達47億,這個數字高於《復仇者聯盟4》(42.3億)和《流浪地球》(46.5億),僅次於《戰狼2》(56.7億)。

說來也巧,滕華濤的母親翁路明,正是多年前風靡一時的兒童科幻片《霹靂貝貝》的導演。《霹靂貝貝》拍攝的成本只有47萬,全片幾乎都沒有什麼特效,就連男主角手上的電火花也是偶然才會出現,但並沒有阻礙這部電影成為人們心目中的經典。即便是一個科幻故事,它的內核依然落在現實上,隱含各種社會話題。

“森嚴的鐵護壁正從水底緩緩上升,江流激動,水花跳躍。直徑四十米的炮口仰對天空,黑色的錶面像是升溫那樣發出暗紅色的光……”與好萊塢科幻大片不同,《上海堡壘》將故事設定在了中國人極為熟悉的上海,未來世界外星文明突襲地球,各大城市紛紛陷落,而上海成為了人類最後的希望,埋藏在黃浦江江底的上海大炮也成為了人類文明反擊外星文明的秘密武器。這樣本土化的設定不禁讓人想起了今年年初一夜爆紅的《流浪地球》。

只能說,現在的觀眾不好忽悠了,想票房好,首先要把電影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