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卢伯特派员-永泰县同安镇西安村贫困户卢伯灼正忙着修剪油茶树

  • 时间:

【哈啰出行被约谈】

特有範兒“盧老師,請教下油茶什麼時候適合修剪?怎麼修剪?”

“多虧了盧老師,他不僅是我們的‘智多星’,還是我們的‘財神爺’。”提及盧玉棟,盧伯灼豎起了大拇指。在盧玉棟的指導下,盧伯灼將家中拋荒的油茶樹重新修整,並學習種植技術,如今,年收入超過2萬元,成功“摘掉”了貧困的“帽子”。

如今,永泰全縣近年新增、復墾種植茶油麵積6萬多畝,油茶種植面積增加到14萬畝,帶動了永泰縣梧桐、同安、東洋等重點鄉鎮及周邊縣市近2000農戶種植油茶,戶均收入增加1000多元;轉移農村剩餘勞動力150多人,每年貧困戶戶均收入達2.4萬元以上。

望著滿山崗的油茶樹,永泰縣同安鎮西安村貧困戶盧寶玉感嘆說,以前,這裡可不是這一番景象。

“油茶渾身都是寶,我們把油茶籽拿來榨油;茶油加工成精油、面膜、手工皂;榨油中的副產物用來提取茶皂素,油茶籽殼用來生產活性炭、水處理劑等,確保了油茶種植的銷路與效益的問題。”盧玉棟說,油茶種植收益可達上百年,能夠長期帶動農民致富,並且投入成本低。

多年來,依托永泰縣豐富的油茶資源,盧玉棟團隊還與當地企業、合作社對接,開展產學研合作,逐漸形成油茶全產業循環生態經濟鏈,隨著新品種的引種推廣、技術工藝的改進、新產品的開發,推動鄉村振興和一二三產融合發展。

如今,在永泰,原本山地拋荒的景象已然不見,漫山遍野的油茶樹正變成了一棵棵“搖錢樹”。多年來,盧玉棟帶領團隊跋山涉水,走遍永泰的油茶山,考察油茶重點鄉鎮油茶樹的品種、土壤結構等情況,先後攻剋高純度茶皂素生產技術、低溫冷制取茶油技術等行業共性關鍵技術難題,引導廣大農戶建設油茶良種基地,並將單一的茶油開發成為精油、面膜、洗衣液等產品的精深加工產業鏈,推動當地油茶附加值提高了3倍以上。

打造油茶高附加值產業“初春是油茶修剪的最佳時期,一刻也不能耽誤。”盧玉棟笑著說,在基地,他將油茶種植前後的技術要點逐項告訴茶農,並時不時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

福建省科技特派員盧玉棟(右)正在調試油茶化妝品生產線。受訪者供圖

“什麼品種比較適合我們這裡的氣候?”

“新開墾的山地什麼時候種油茶?”

作為國家級生態縣,永泰縣擁有優質的氣候環境,多年來一直有種植油茶的傳統。由其製作的茶油營養豐富,是優質食用油;也可用於潤滑油、防鏽油等工業用途。但由於永泰油茶多為農戶分散經營,存在著加工工藝落後、良種推廣少、產品單一、附加值低等問題。

……2月26日一大早,在收到諸多茶農的微信後,福建省科技特派員、福建師範大學副教授盧玉棟一邊忙著在微信傳送修剪指導視頻“禮包”,一邊奔赴位於福州市永泰縣的油茶基地。

說起這一串數字,盧玉棟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早些年,永泰縣共有貧困戶4000多人,主要種植青梅、李子,隨著蜜餞消費量的下降、勞動力成本增加,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外出務工,山地拋荒無人打理,群眾守著“金銀山”,卻沒有“搖錢樹”。

前些年,由於油茶收益不佳,盧伯灼選擇外出打零工來補貼家用,年收入僅4000多元。2013年,因家中房子被火燒毀,他又一度陷入了困境。

茶農的“智多星”和“財神爺”這幾日,在盧玉棟的指導下,永泰縣同安鎮西安村貧困戶盧伯灼正忙著修剪油茶樹,為來年的豐收做準備。看著收穫的滿滿噹噹的油茶籽,盧伯灼喜上眉梢,之前的憂慮一掃而光。

“2019年,科技特派員幫忙對接勝華企業免費為貧困村民提供4.2萬餘株油茶苗,並將我們的茶果按保底價收購,消除了我們的後顧之憂。”盧伯灼說。

在永泰縣,原先貧困戶群眾“等、靠、要”的依賴思想、風氣也為之一變:在科技特派員的種植指導下,同安鎮西安村貧困戶吳炎柄進入勝華企業,負責毛油提取生產線,年收入從1.3萬元增加到4.8萬元;同為西安村貧困戶盧寶玉,種植近30畝油茶林年增收3萬元以上,目前年收入達到5萬元以上。除此之外,盧應強、盧青松等貧困戶,也紛紛加入種植隊伍,實現脫貧。

2014年,盧玉棟作為科特派回到家鄉永泰縣,看著老鄉們為貧困問題所困擾,他暗下決心,一定要用知識帶動扶貧的發展。於是,盧玉棟瞄準了油茶,把它開發成高收益、高附加值的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