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第一技术-他又开始全面领导新中国第一型大型客机运—10的设计

  • 时间:

【易烊千玺参加军训】

航空報國的使命感驅使馬鳳山始終堅持先行探索、自主創新。從上世紀60年代起,他就提出“我們不但要搞改型,將來還要搞新機”。上世紀80年代,他組織編製了我國第一部飛機適航規章,填補了新中國民航和民機的重大空白,為新時期的民用飛機以及民航事業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石。

1990年4月,馬鳳山病逝於上海。馬鳳山在他一生魂牽夢系的中國大飛機事業上留下卓越的功勛和業績,激勵新一代大飛機人繼續發揚大飛機創業精神,為走好新時代大飛機事業長征路貢獻力量。

1952年9月,就讀上海交大航空工程系的馬鳳山提前畢業投身航空工業。他30歲時即出任轟—6飛機主管設計師。1967年,他參加了轟—6飛機投放原子彈、氫彈專題研究和實驗,確定了飛機可以攜帶並投放氫彈的最大噸位,為“兩彈一星”事業作出了貢獻。1968年,他被任命為新中國第一款中型運輸機運—8飛機的技術總負責人。1970年7月,他又開始全面領導新中國第一型大型客機運—10的設計,十年攻關,帶領團隊實現了中國大型客機的集群性、體系性關鍵技術突破。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09日06 版)

今年5月,一批大飛機設計師相聚到中國商飛設計研發中心。他們共同豎起了一座馬鳳山(見圖,新華社發)半身雕像,以此紀念這位新中國第一代大中型飛機總設計師和技術開拓者,重溫並宣誓中國大飛機人血脈相傳的執著與忠誠。

馬鳳山,新中國航空史上一個舉足輕重的名字。他帶領隊伍堅定探索“自主設計中國人自己的大飛機”道路,形成了我國最早的大型客機技術體系,成為新時期大飛機研製的寶貴財富。有人形容,馬鳳山用畢生心血,為“關山萬千重”的中國大飛機事業跑出了至為艱難的第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