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去年-今年第三季度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减少了31%

  • 时间:

【器官捐献世界第二】

融資方面,據Wind統計,2019年以來,比亞迪先後至少發行了各種債券16次,上半年累計新增借款金額為138億元。就在幾日之前(11月22日),比亞迪發佈公告稱,擬申請發行總規模不超過人民幣100億元公司債券,用於補充營運資金、償還公司借款及其他符合法律法規之用途。

而比亞迪也是自帶明星光環,全球唯一一家橫跨汽車和電池兩大領域的企業集團,也是巴菲特投資的第二家中國公司。11前年巴菲特耗資18億港幣入股比亞迪股份,不過,截至到11月29日收盤,比亞迪股份在今年的跌幅達到了25%,同時,今年第三季度比亞迪新能源汽車銷量同比減少了31%。面對低迷的車市和不斷下行的股價,股神是否會成為新能源汽車的投資先烈呢?

與比亞迪不同的是,寧德時代的借款以長期借款為主。三季末,寧德時代短期借款和長期借款分別為13.4億元、46.3億元,較去年年底分別增加13.6%和32.7%。值得一提的是,寧德時代賬上還333.5億元的貨幣資金,與比亞迪對比起來,手頭要寬裕不少。

關鍵財務指標對比提及比亞迪的財報指標,市場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其高負債率和有點缺錢。三季報顯示,比亞迪總資產為1982.2億元,總負債為1357.5億元,資產負債率達到68.5%;寧德時代的總資產為963.1億元,總負債558.2億元,資產負債率約為58%。

對於寧德時代而言,這兩年隨著動力電池出貨量的迅速增加,應收款和存貨也在持續走高。三季末,寧德時代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為184.1億元,存貨為100.1億元,較去年年底分別增加15.3%和41.3%。從應收和存貨這一指標來看,寧德時代在繼續擴張,而比亞迪的生意似乎做不動了。從營收和凈利潤的增速上也能看出部分端倪,前三季度,寧德時代營收和凈利潤同比增長71.7%和45.65%,比亞迪營收和凈利潤同比增長則為5.44%和3.09%。

2008年,巴菲特耗資18億港元,以每股8港幣的價格認購了比亞迪股份2.25億股,時至今日,股神仍舊沒有賣出一股。在入股的這11年間,比亞迪股份股價在09年最高達曾達到過88.4港幣,之後是起伏震蕩,如果按照11月29日收盤價37.15港幣來計算的話,比亞迪給股神帶來的年複合投資收益率約在15%左右。

寧德時代在應付款方面則與比亞迪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截止到三季度末,寧德時代應付票據、應付賬款、其它應付款分別為172.4億元、108.9億元以及32.1億元,三者較去年年底分別增加45.6%、54%和9.9%。如此看來,比亞迪是在慢慢還錢,寧德時代則是在慢慢欠錢。

在動力電池技術方面,據招商證券(600999,股吧)研究報告,寧德時代目前在方形三元能量密度最高達238wh/kg,方形磷酸鐵鋰167wh/kg;比亞迪方形三元能量密度最高達218wh/kg,方形鐵鋰157wh/kg。在產能產能規划上,預計寧德時代在2019年達到40-50GWh,未來超過200GWh,比亞迪在2019年達到30-40GWh,未來超過90GWh。

短期借款走高的同時,比亞迪也在面臨高應收款和高存貨的壓力。截至到9月30日,比亞迪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為480.1億元,較去年年底減少2.5%;存貨為275.4億元,較去年年底增加4.6%。值得一提的是,在這筆480億規模的應收賬款中,有200億左右是還未收到的政府補貼。

寧德時代則在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202.6億元,扣非凈利潤18.2億元,綜合毛利率29.8%,凈利率9%。分拆來看,動力電池系統和鋰電池材料兩大業務板塊分別實現營收168.9億元和23.1億元,占總營收的83.4%、11.4%,合計占總營收的94.8%,其中,動力電池系統毛利率為28.88%,鋰電池材料毛利率為24.81%。

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比亞迪佈局的是整車,除輪胎、玻璃等需外購之外,包括電池在內的大部分零部件都是自產自銷,寧德時代則是只做動力電池不做整車。

現狀對比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約為42.3GWh,寧德時代和比亞迪分別以21.6GWh、8.77GWh的裝機量分列第一、二位,市場占有率分別為51%和20%。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全年寧德時代出貨量為23.6GWh,市占率為42%,在不到一年時間里,市占率提升了8.9%,穩坐動力電池霸主地位。

業內分析人士表示,由於比亞迪之前一直堅持磷酸鐵鋰以及電池不外供路線,導致其動力電池的發展沒有跟上市場的節奏,在高能量密度三元鋰電池的發展步伐上要落後於寧德時代,技術跟上來的時候,產能沒有跟上來,產能跟上來的時候,市場需求卻又沒跟上來。

2019年已漸進尾聲,從近期國內新能源汽車的銷量數據來看,對比去年,今年年底的電動車市場要冷清不少。與此同時,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市公司在今年二級市場上的表現也相對較弱,近期得益於歐洲汽車市場電動化提速以及寧德時代(300750,股吧)獲得寶馬合同金額擴容的消息驅動,產業鏈上市公司股價迎來了反彈。

提及寧德時代,不得不拿來與之對比的就是其老對手比亞迪,在動力電池出貨量上,寧德時代從落後比亞迪到趕上再到大大反超,目前坐上全球霸主的地位,可謂是風光無限。

三季報顯示,截至到2019年9月30日,比亞迪短期借款、長期借款、應付債券分別為430億元、129.6億元、99.7億元,較去年年底分別增加13.8%、89.2%和41%。其中,短期借款一項幾乎占流動負債的40%,對比430億的短期借款,比亞迪賬上不到110億的貨幣資金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

寧德時代只做電池,其最大優勢就是其開發性,對所有廠商開發提供電池,諸如上汽、北汽、廣汽、吉利等為人熟知的汽車廠商均是其客戶。而目前比亞迪方面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要外供其電池,去年7月與長安汽車(000625,股吧)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今年11月,宣佈與豐田成立合資公司,共同生產新能源汽車,與此同時,就在今年廣州車展前夕,奧迪方面也傳出消息,奧迪中國總裁證實,正在與比亞迪就電池採購進行對話。

應付款方面,截至到今年9月30日,比亞迪應付票據、應付賬款、其它應付款分別為137.5億元、208.2億元、64.2億元,三者較去年年底分別減少了35%、18%和26%。而比亞迪在三季度末的總資產和總負債與去年年底基本持平,這樣看來,比亞迪今年借的錢基本都用來還債了。

去年,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在公開場合表示,如果動力電池產能跟得上,比亞迪能夠賣更多的汽車。結果到了今年電池產能跟上來了,銷量卻下去了。三季度比亞迪新能源汽車銷量4.68萬輛,同比減少31%,另一方面從今年8月開始,燃油的月度銷量已經連續三個月超過新能源汽車,10月最新的銷量數據顯示,燃油的銷量是新能源汽車銷量的2.2倍。

從技術、市場、財報數據等角度,相比寧德時代,目前的比亞迪都位於下風,不過對於全球唯一一家橫跨汽車和電池企業來說,比亞迪擁有著全球領先的電池、電機、電控等核心技術,新能源汽車銷量也是連續四年全球第一;另一方面,比亞迪也在積極尋求動力電池的戰略合作,同時,新能源汽車是作為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全球汽車電動化也正在慢慢提速,未來想象力無限,而現在來回答股神是否會成為新能源汽車的先烈確實還有點為時尚早。(新浪財經羅陽)

主營業務對比從商業模式來看,比亞迪和寧德時代還是有著不小差別,比亞迪的主營是覆蓋了燃油車、新能源汽車在內的汽車業務,手機部件及組裝業務,二次充電電池及光伏業務,以及雲軌、雲巴等在內的城市軌道交通業務。寧德時代的主營則是包括了新能源動力電池系統、儲能系統和鋰電池材料。

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比亞迪實現營收621.8億元,扣非凈利潤7.4億元,綜合毛利率17.2%,凈利率1.2%。分拆來看,汽車和手機部件及組裝兩大業務板塊分別實現營收339.8億元和233.2億元,占總營收的54.6%、37.5%,合計占總營收的92.1%,其中,汽車業務板塊毛利率為23.22%,手機部件及組裝毛利率為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