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产业市场-换电模式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

  • 时间:

【儿童吃错药长毛】

今年1-7月,北汽新能源以累計近7.8萬輛的產銷額占據行業整體15.39%的市場份額,同比增長28.1%,延續了在純電動市場的優勢。

今年1-7月吉利旗下新能源及電氣化車型累計銷量達62076輛,同比增長181%。其中純電車型銷量37221輛,占比60%,同比增長超300%。目前整個吉利集團有16款新能源車型。

幾何新能源汽車銷售公司總經理鄭狀認為,2019年補貼逐漸減少,直到2020年全部退出,是好事,這有利於形成公平的競爭環境。新能源產業已經告別了野蠻生長的時代,後補貼時代車企要用自身的實力說話,保持戰略定力,以核心技術、過硬產品、良好服務立足於市場。

結語退潮之後,方知誰在“裸泳”,未形成真正核心競爭力的企業,必將消亡。只有能夠積極應對新挑戰、迅速轉型,同時具備強大體系能力、基礎實力的企業,才能存活發展。

當前,國家的一連串政策綠燈為新能源發展鋪路,也為產業快速發展提供利好環境。但也要看到充電基礎設施結構性供給不足,電池回收困難,消費者認知發展不同等問題,因此,鄭狀呼籲國家繼續對新能源汽車產業給予更多支持,在可控可管的範圍內對充電和電池回收等方面給予補貼。此外,新能源綠牌目前還不能暢行,希望能實現“三免二補一暢行”。

財政部經濟建設司一級巡視員宋秋玲強調,新能源汽車產業要堅持發展方向不動搖,推動高質量發展。當前國際汽車產業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我國新能源汽車領域也已經全面對外開放。在新的發展階段,必須保持戰略定力,堅定發展信心,增強內生的發展動力。同時要著眼、長遠,完善市場化長效機制。一方面應按照既定的政策完成補貼退坡,優秀的企業從來都是在市場競爭中成長起來的,當前我國新能源汽車的產銷規模已達百萬級,2018年新能源汽車占汽車銷售的比例是4.47%,今年一定會超過5%。這種情況下,由政策驅動為主向市場驅動為主是大勢所趨,也是產業共識,符合發展規律和預期。另一方面,要充分發揮積分等政策的承接作用,積分政策是推動新能源汽車市場化的高辦法,應進一步完善增強積分的交易活力,做好積分政策和補貼政策的銜接。

那麼現在怎麼做,才能在今後的競爭中狹路相逢勇者勝?黃希鳴認為,把好技術關是最關鍵的基礎。博郡汽車從2016年開始,就開始著手打造自己的原生態平臺,從而在市場上保持強有力的競爭力。目前博郡的三個電動車平臺開發接近完成,每一款平臺可容納十款以上的車型,保證每年至少有一兩款新車推向市場。

北汽新能源早在去年7月就推出了車電分離的商業模式,使得購車成本大大降低。換電模式促進新能源汽車產業可持續發展。在以換電為基礎的車電分離模式下,通過降低購車成本,提高運營效率、增加潛在收益,實現了新能源汽車的產品力重構、產業鏈融合、經營領域延伸,包括二手車交易、退役電池儲能及梯次利用在內的環節將催生出新的價值鏈條,進而拓展出新的增長點,推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持續高速發展。

今年6月初,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商務部聯合發佈《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 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年-2020年)》提出,要大幅降低新能源汽車成本,引導企業創新商業模式,推廣新能源汽車電池租賃等車電分離消費方式,降低購車成本;借鑒公共服務領域換電模式和應用經驗,鼓勵企業研製充換電結合、電池配置靈活、續駛里程長短兼顧的新能源汽車產品。

中國工程院院士楊裕生建議企業經營要改向,在市場化下,新能源汽車產品必須減少電池用量,提高安全性、節能減排、降低車價。而不是追求長里程純電動、多裝電池、浪費能源、增加排放、加大廢電池的處置量。

北京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馬仿列向蓋世汽車表示,補貼退坡對整個行業和所有的車企都會有影響,今年影響突出的是由於退坡幅度突然增大,會給經營帶來一定壓力。但北汽新能源完全能夠消化掉這些影響,一方面需要降本,另一方面要進一步提升產品溢價能力。

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車公司董事長、CEO黃希鳴認為,新能源汽車發展已經接近5%的市場占有率,補貼退坡是正常的過程。這對一些依賴補貼生存的產品會有影響。博郡關心的是在充分競爭的市場上,未來怎麼跟特斯拉、大眾等這些國際巨頭進行競爭。

政府堅定支持幾位部委領導一致認為,新能源汽車產業需要轉換、增強發展動力,補齊短板,提升質量,從而實現由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的轉變。繼續加快發展新能源汽車,做好政策、規劃銜接。

吉利目前在新能源領域的投資巨大,佈局廣泛,輕混、插混、純電等技術路線並舉,今年4月在新加坡發佈了高端純電品牌幾何A,專註做大做強純電市場。未來中國還是以純電驅動為主要技術路線,成立這個品牌也是順應國家的戰略方向。

國家發改委產業發展司盧衛生表示,發改委將落實好《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 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更多使用改革辦法釋放汽車市場活力,促進汽車普及、升級和更新消費,增強汽車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驅動力。統籌運用好各種資源,集中優勢力量,在先進動力電池、電控系統、專用芯片及關鍵部件、材料、技術裝備等方面儘快突破掌握一批核心技術,不斷提升產業核心競爭力。

2019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車告別高額補貼,開始進入後補貼時代。整個產業也將經歷一個由單一的政策驅動轉向政策+市場雙驅動的陣痛期。這對於新能源車企來說,毫無疑問壓力山大,在2019泰達論壇上,國內外車企高管紛紛提出自身的破局求變之道,他們一致認為,國家對於新能源汽車的支持力度會只增不減,補貼的退出將會促進創新升級,從長遠看是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