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销售模式-2018年蔚来汽车营业收入为49.51亿元

  • 时间:

【王喆现身公证处】

根據蔚來汽車2018年財報,其研發費用率為82.39%,銷售及行政費用率達到110.08%,而傳統車企這一費用結構中,占比最大的是採購和製造,其次是研發,最後才是銷售等費用。而且傳統車企的渠道網點以加盟形式為主,避免直營建店和管理的巨大費用支出。

今年蔚來汽車還會加速單店面積在幾十平方米到200平方米,更偏重銷售屬性的NIO空間的建設。為了降低直營建店的成本,蔚來汽車向外部投資人放開NIO空間的股權投資,但網點運營依舊採取直營模式。FE車隊方面,蔚來汽車也將放棄擁有者的身份,轉變為品牌參與方。此外,蔚來汽車旗下的能源服務公司也在尋找新的投資人。

去年底,伯恩斯坦研究(SanfordC.Bernstein)發佈一份題為《漫長未來》的研報認為,由於高成本、低價產品組合,以及市場潛在空間不足、競爭加劇等原因,蔚來汽車在2025年前都將持續虧損,並由此面臨超過700億元的資金缺口。

不過,為了在短時間內擴大品牌知名度、美譽度和溢價能力,蔚來汽車在營銷與用戶服務、用戶體驗方面投入巨大,導致其銷售與服務費用占比過高。僅2018年的NIODay活動,開支就達到8000萬元。光大證券(601788)根據蔚來汽車財報等信息推算,蔚來汽車全國15個NIOHouse的平均裝潢費用為1000萬元,平均租金約500萬~800萬/年。

總體而言,蔚來汽車最近一輪調整和優化的目標就是“開源節流”,舉措還包括加速網點佈局、出售FE車隊股權等。

[根據財報信息,2018年蔚來汽車營業收入為49.51億元,凈虧損為96.39億元。再加上此前兩年的虧損,蔚來已累計虧損198.56億元。]

成立僅5年的蔚來汽車,已取得一些成績:平均單車售價達到40萬元,這是迄今為止唯一進入到外資豪華車價格區間的中國車企;完整地掌握電動車和智能汽車最關鍵的電池、電機、電控、智能網關、智能座艙和智能駕駛技術;建立起覆蓋全國的銷售和服務網點,創新性地推出NIOHouse、換電、補能等服務模式。

此外,裁員加上近期的高管離職、召回等事件,讓外界對蔚來汽車的現狀和前景增添更多質疑之聲。

蔚來汽車眼前最大的挑戰是ES8和ES6的銷量。由於自燃、召回等事件,ES8自4月起銷量開始下滑;ES6於今年6月起開始交付,7月交付量為1066輛。7月兩款車銷量之和僅有1502輛,如何讓兩款車型迅速產生更大的銷量,彌補現金流,增強投資人的信心,是蔚來汽車處於生死攸關的資格賽階段的關鍵。

今年前7月,蔚來汽車總銷量為9044輛,其中ES8銷量為7346輛,在中大型豪華SUV中排名第八,略低於沃爾沃XC90,但高於路虎攬勝運動版和特斯拉ModelX。截至2019年7月31日,蔚來已完成交付ES8和ES6共計19727輛,其中2019年交付了8379輛。

秦力洪表示,由於研發和製造模式的不確定性,很難直接講投入、產出、盈虧平衡點的時間,如果按照當前代工生產模式和已經開發好的第一代平臺粗略估算,5萬~10萬輛之間就可以實現盈虧平衡。

對此,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秦力洪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公司在創始之初為了吸引人才、建立供應鏈,“花錢買時間”高舉高打,運營的效率和花錢的效率並非最佳。當公司進入第二發展階段,需要優化資源與組織機構,全面提升運營效率。

秦力洪表示,該公司從6月份就開始醞釀減員計劃,整個7月是在定義公司內部的核心崗位和核心人才,並且做了一定組織結構的優化,保留核心團隊,為核心人才做了新的股權期權的激勵計劃。

作為造車新勢力陣營中沖在最前面的蔚來汽車,正遭遇寒流而處於震蕩調整中。

“我們就是在減肥,希望減掉的是脂肪,而不是截肢。如果有需要的話,公司再瘦一點也是能接受的。我們對這個公司負有全部的責任,我們要確保公司在任何氣候都能活下來。”秦力洪說。

蔚來汽車的盈虧平衡點是多少萬輛,在實現盈虧平衡之前的資金需求量是多少?

根據財報信息,2018年蔚來汽車營業收入為49.51億元,凈虧損為96.39億元。再加上此前兩年的虧損,蔚來已累計虧損198.56億元。今年一季度,蔚來汽車交付3989輛ES8,實現總營收16.3億元,凈虧損26.23億元。

上周,蔚來汽車董事長、CEO李斌發出的一封內部信曝光,該郵件顯示蔚來汽車計劃在今年9月底前裁員1200人,將公司總人數調整至7500人。這是蔚來汽車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減員行動,加上今年3月開始的末位淘汰等措施,蔚來汽車計劃在9月底前減員2200人,將公司總人數減少至7500人。